美拍分享美好50,妻子用身体帮老公还债,主神大佬养崽日常 快穿
來源:    2020-10-01

美拍分享美好50,妻子用身体帮老公还债,主神大佬养崽日常 快穿

       



這不是無人機,也不是電玩VR遊戲,而是法羅群島(丹麥王國海外自治領地)最新旅遊活動當地居民戴着相機,按着各國遊客的要求,爲他們展示小島風光。特别的是,這些遊客并不需要親臨現場,隻要在家靠着手機上的按鈕即可。按下手機上的一個按鈕,相機向左邊方向轉動,鏡頭所到之處是法羅群島Bøur村航道中鋸齒狀的一塊岩石,手機中一個微小的聲音正在帶領遊客欣賞Tíndholmu美拍分享美好50r群島。遊客們可以操控按鈕向左或向右、向上或向下移動,随着按下的指令,戴着相機的當地居民導遊憑着熱情及對全島的熟悉回應着各種指令,即使看到鏡頭在黑色的沙灘上奔跑也不足爲奇。這位來自LEVI線上活動公司向導曾經是法羅群島國家足球隊的球員,雖然已經自球隊退休,身體仍然十分健壯,透過他的一小時即時導覽,遊客至少參觀了Bøur村的6個巷弄,那裏隻有大約70位居民。随着相機鏡頭在安靜的道路、崎岖的山巒、朦胧的海景和成群的綿羊間穿梭,手機這一端的遊客仿佛身曆其境,享受着新鮮的大西洋微風,心思全被法羅群島給占據了。這不是電玩VR遊戲,而是真人(導遊)實境參觀活動,透過導遊佩戴的相機提供遠端遊客全新的體驗。這是4月15日發起的一項新的營銷活動remote-tourism.com,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可以對自願參與導覽的法羅群島人進行非常個人化的控制,導遊可以依照需求在船上劃行、騎馬奔馳或是在山區村莊周圍遠足。按照往例,這些偏遠的北大西洋群島應該正是旅遊旺季,島上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旅客,估計今年旅遊收入應該比五年前的6,000萬英鎊成長一倍,然而,橫掃全球的新冠肺炎卻打亂了一切計劃。不過,另一扇門卻因此而開啓新型交互式線上向導服務正式啓動,可以讓居家隔離者在這片遼闊的景觀中漫步并重獲心靈的自由。小編相信,越來越的“雲”服務會出現我們的身邊,也相信全球會戰勝這場戰“疫”。



5月18日,佳兆業集團控股有限公司(01638.HK,以下簡稱“佳兆業”)發布公告稱,劉富強已辭任公司首席财務官一職,自2020年5月31日起生效。原佳兆業高級副總裁吳建新成爲CFO的繼任者,原在方正證券(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方正證券”)擔任副總經理的孫暐健獲委任爲聯席首席财務官,這兩則人事任命于5月18日起同時生效。從2018年6月至今,劉富強在佳兆業的任期恰滿兩年。上述公告将其離職的原因歸結爲投放更多時間于其他個人事務,據經濟觀察網了解,劉富強此次離職是爲跳槽做準備,其将于6月份入職新公司。這是佳兆業發展史上,第一次設置聯席首席财務官之職。公告指出,獲委任爲首席财務官之後,吳建新将主要負責佳兆業在中國的融資及财務規劃;而聯席首席财務官孫暐健則主要負責境外的融資及财務規劃。事實上,早在一個多月前,CFO聯席制的苗頭就出現在佳兆業内部。經濟觀察網查詢佳兆業官網發現,吳建新于今年4月被任命爲佳兆業聯席首席财務官。如今,管理團隊一欄中,他的頭銜尚未更新。“多年來,佳兆業在财務實操中一直執行境内、境外雙架構。原CFO劉富強雖然在内地也有辦公室,但他大部分時間都在香港辦公,主管境外融資業務;境内部分則是吳建新在負責。”一名佳兆業内部人士稱。此前一位接近佳兆業知情人士曾告訴經濟觀察網,佳兆業曆來在香港專門設置一個融資團隊,以便與境外的投行、券商等機構對接發行外債事項。現年41歲的吳建新,進入佳兆業妻子用身体帮老公还债年間,一路在财務業務條線上摸爬滾打,先後擔任過資金管理部部門總經理、财務管理部部門總經理、集團總裁助理、副總裁等職務;2019年9月,他成爲佳兆業集團高級副總裁,主要負責财務、稅務、資金管理工作。此次升任CFO一職,是他在佳兆業職業生涯的新高點,履新後,其原來的高級副總裁工作範疇并不受影響。自2018年開始,每年兩次的佳兆業中期與年度業績發布會,吳建新都先後以财務部總經理、副總裁身份與劉富強一同出席。吳建新還曾任職于華爲和碧桂園,如果從履曆來觀察,他更多的工作經驗都聚焦在境内。本次外聘而來的孫暐健,曾在美國銀行工作,也曾擔任中銀國際證券有限公司的固定收益部交易聯席主管;入職佳兆業之前,孫暐健是方正證券副總經理及固定收益主管。一連串境外金融背景,恰好與吳建新形成互補關系。佳兆業方面表示,吳建新和孫暐健的财務“雙輪驅動”将爲沖刺千億目标提供強大财務助推力。在2019年度業績會上,劉富強曾經給出一組數據,截至2019年底,佳兆業的總借款約1172億元。整體債務結構中,境内債務占比49%,境外債務占比51%。境内債務以銀行貸款爲主,占比達33%;境外債務則以美元票據爲主,占比49%。經濟觀察網了解到,這兩年,佳兆業面臨的現狀是,此前境外一些滾動債務到期了,不過境外信用評級正在上調,境外也有一些項目拓展需求,美元債的發行規模連年有了大幅度的提升。根據經濟觀察網統計,2018年一年,佳兆業僅在12月底發行了一筆1億美元的可換股債券;2019年,佳兆業總共發行了11筆美元優先票據,涉及融資規模漲至31億美元;今年以來,佳兆業僅憑借3筆美元優先票據,境外融資就達到12億美元。這些境外融資所得,普遍用于償還此前到期的未償還銀行及其他借款,或現有債務再融資。不過,境外融資過程中,佳兆業必須應對的一個難點在于,自境外債務重組之後,香港資本市場對于佳兆業的定價還是偏高,佳兆業一直在想方設法降低境外融資成本。上述提到的過去兩年來這些美元債



樂山因爲岷江、青衣江、大渡河的彙流,在古代也被稱爲“江城”,杜甫在《寄岑嘉州》中雲:“願封顔色關塞遠,豈意出守江城居”,提到了樂山的這個别稱。可以看出樂山自古以來,就是給人一種水天相接,渺遠遼闊之感。不過這麽寬廣的水域,讓當地的空氣濕度比四川其他地方更大,所以江面上和淩雲山中,時常被薄霧籠罩,恍若仙境。在淩雲山的古代傳說中,這陣霧的起因其實是有說道的。樂山大佛建成後數百年中,三江水患并沒有能一勞永逸地解決,每到雨季,河水暴漲,洶湧而至,樂山城仍是澤國一片。到了明代正德年間,胡準出任知州時,洪水橫行的情景,與一千多年前的時候無異。當時在人們口中,都相互傳言說:“大佛已經抛棄了這座城市。”這樣的流言甚嚣塵上,而且言之鑿鑿,說,若非如此,慈悲爲懷的大佛爲何還要任洪水席卷?初到任上的胡準并不相信這種話,也不信鬼神之說,他自己清楚,解決水患才是當務之急,至于坊間的神話流言,就任它去算了。但是治理水患,究竟是築堤修壩,還是效法古人開窟造佛?他心中一直沒有什麽底。時值年中,中秋之後江水已經逐漸消退,乘此機會,胡準領着數個衙役,要前往探察水情。從樂山大佛而上,到連心山一路原本都是登臨遠眺的好地方,卻不料江面上和山中竟籠着一層蒙蒙白霧,胡準心中不禁大爲納罕,不知大霧因何而起。詢問跟班小厮之時,衆人都搖頭晃腦,支支吾吾聲稱不知。胡準再三逼問,這幫人方才道出原委。據說自從大佛落成後,三江周圍水怪山精都已甯靖,城中人人皆曰:“我佛慈悲爲懷,想是精怪們日夜聽經,已經放下屠刀立地向佛了。”甚至有樵夫從淩雲山中歸後,對鄰裏街坊說,看見江中的鼍龍上岸,在連心山下參禅打坐,見樵夫打柴歸去,還曾叮囑勿要傷了山中生靈性命。胡準聽小厮如此言論,不由得哈哈大笑,說:“這必然是山野愚夫以訛傳訛,哪裏聽過什麽鼍龍上岸?還能與人交談?況且淩雲九峰佛寺宋時就化作廢墟,便是鼍龍願受教化,又有誰人能教呢?”不過小厮卻說:“無論大人是否相信,這數百年間,三江水卻是鎮住了的!淩雲九峰雖然被兵火焚毀,但此地長存萬佛靈氣;樵夫漁民雖然無知,卻也是知道不能辱佛毀佛的。”不過從主神大佬养崽日常 快穿弘治十四年到正德六年這十年之間,三江的水,卻又再次泛濫起來。其原因雖然略顯荒唐,卻又在情理之中。話說樂山城外有一大戶人家,家住年過五旬,卻膝下無子,唯有一女正值花季,視作掌上明珠。少女天性,好動調皮,好奇心重,在家中待不住。因而員外時長能看到自家女兒跑到淩雲山去,按照古時候的教條,女孩子就應該待在家中,随時準備出嫁。不過員外僅有這一女,更何況淩雲山自古以來就是佛教聖地,頗有靈性,更有無數文人墨客在那裏題詩留字。所以在他看來,隻要女兒不惹出大亂子,在出嫁之前天真随性地生活,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然而宗族長老們卻覺得,這員外教女無方,辱沒家聲,時長勸他早點兒把這姑娘嫁出去。時間一長,員外聽得心煩了,和宗族的聯系便淡薄下來。“這是何道理?”胡準一聲怒喝。“别人家的事是别人家的,與什麽宗族親戚有何幹系?”“大人不必動怒。”小厮們見狀連忙勸解。“這三從四德,男婚女嫁也是應有之理,家裏的親戚幫着着急也無可厚非……”胡準長歎了一口氣。“淩雲的萬佛不知對這人間之事是如何想的。水患無常是苦,身不由己又是一苦啊!人間七情六欲,愛恨情仇,哪一個不比這連天大水更加兇險?”沒過兩年,這家員外身染重


網站地圖